Posted on

英超历史首位头球帽子戏法的球员大块头爆脾气红牌冠绝英超

英超历史上出现过一系列恶汉,飞踹球迷的坎通纳,暴打记者的巴顿,和队友厮打的鲍耶等等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但如果以红牌数量为判断「标准」的话,他们还差一截,在这一点上,邓肯·弗格森才是「领先者」。

据统计,埃弗顿名宿英超生涯中一共领到8次红牌,数量上与维埃拉和邓恩「平起平坐」,但他「只」用了269场就完成了这一纪录,相对维埃拉的307场和邓恩的431场,邓肯·弗格森似乎又超前了一回。

当然,这不是一个光彩的纪录,要知道在英超各支球队中,埃弗顿的历史红牌数量高居英超第一位,如此,两度效力于此的邓肯·弗格森的「贡献值」有目共睹。

或许现在的苏格兰人转型教练后,以西装外套、白恤衫、花纹领带的文雅造型示人,但内心深处却有一颗不安分的心。

邓肯·弗格森的身上有不少有趣的标签,红牌只是最为突出的关注项,毕竟他是一个身高1米91,体重91公斤的庞然大物,在视觉上就感觉是一个不好惹的家伙。

为埃弗顿效力期间,累计出场273次,打进52球,平凡却一点都不平庸,费迪南德在2019年以评论身份总结邓肯·弗格森的球场威慑力时,言简意赅:“他强势攻击皮球,把边后卫碾成破烂,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强大的进攻欲。”

别忘记,邓肯·弗格森是英超历史上进球最多的苏格兰人,2000年1月份曾在开场短短4分钟内就上演过梅开二度的好戏,与吉格斯共享这一纪录。

2005年他的制胜球帮助埃弗顿在收官阶段时隔十年战胜曼联,导致红魔丢掉联赛冠军。这是一粒展现邓肯·弗格森「锋霸」特质的进球——阿尔特塔左侧开出任意球,费迪南德疏忽漏人,被邓肯·弗格森俯首冲顶破门。

事实上,邓肯·弗格森最被人熟知的成绩单是扮演红魔克星——职业生涯16次对阵曼联斩获7球,这是一个让很多巨星都望尘莫及的数据。

有意思的是,在以救火教练重返埃弗顿后,邓肯·弗格森延续了自己的好运,在对阵曼联时取得一胜一平的不败战绩,展现了优质教练的潜力。

从履历上说,邓肯·弗格森完全配得上埃弗顿名宿的光环,其实球员时代的他在古迪逊球场就享受过球迷为他私人订制的歌曲。之所以在埃弗顿二进宫,除了实力使然的因素外,故人重逢的情怀也在推波助澜。

有趣的是,苏格兰人无论加盟埃弗顿还是离开埃弗顿的原因,都回归咎到老生常谈的暴脾气话题上。

1993-94赛季在一场比赛中,邓肯·弗格森故意用头撞击对手,虽然拿到了一张黄牌符合惯例,但苏格兰足协似乎没有惯着他,禁赛三个月+罚款的套餐并不好受,更为悲催的是,他被指控暴力伤害,最终被扭送到监狱,服刑了一个多月时间。

出狱后的邓肯·弗格森并没有控诉严厉的处罚,他有了洗心革面的想法,但格拉斯哥流浪者并没有宽以待人,俱乐部上下都对他戴着有色眼镜,有自知之明的邓肯·弗格森产生了逃离苏格兰的念头。

埃弗顿是理想归宿,这和主教练沃尔特·史密斯曾在格拉斯哥流浪队创下九连冠的丰功伟绩有很大关系,他一执掌埃弗顿的帅印,大批苏格兰老乡跟着南下。

果不其然,1994-95赛季加盟埃弗顿的邓肯·弗格森用23场7球为自己开了个好头,这其中包含了两粒对曼联的进球。

相比于保级之喜,足总杯的夺冠覆盖了媒体当初对邓肯·弗格森的印象分。匪夷所思的是,1997-98赛季对阵博尔顿的比赛中,弗格森打进三粒头球,成为英超历史上第一位上演头球帽子戏法的球员。

好景不长,倒不是因为年年为保级而战的太妃糖变苦涩了,而是深陷财政危机的埃弗顿将打出名堂的苏格兰人甩卖给了纽卡斯尔,但直接原因却是邓肯·弗格森的脾气让主帅厌烦了。

埃弗顿球迷愤怒,他们用一份PPT送别了功勋,纽卡球迷欣喜,他们认为自己为希勒找了一个好大搭档。

由于伤病影响和地位落差,邓肯·弗格森无法复制往日辉煌,但时不时扮演豪门杀手,曼联又一次没有逃过他的枪口。

三年时间一晃而过,喜鹊没有变成凤凰,「大邓肯」也开始向而立之年毕竟,若不是埃弗顿的召唤,苏格兰人也不知道何以为家。

重返古迪逊球场,掌声与呐喊必不可少,但真正让他上头条的并不是头球,而是暴脾气,似乎苏格兰的黑暗历史他并没有当作警钟。

2004年在埃弗顿与富勒姆的足总杯赛中,他两次对富勒姆队中的葡萄牙籍黑人前锋博阿莫特的种族歧视;

2004年埃弗顿输给查尔顿上场仅9分钟,他就因故意肘击对手赫雷达松吃到红牌;

2006年阵维甘竞技的时候,刚上场7分钟的他就因打了对手保罗-沙尔纳而被罚出场外。

即使过了而立之年也控制不住情绪,他所说的收敛似乎只局限在离开苏格兰之初,你甚至很难想象,他将入室盗窃的小偷打到住院,最后小偷以受害者的身份起诉邓肯·弗格森暴力伤害,难以置信的是,他差一点和警察动手。

邓肯·弗格森的「战场」不局限在绿茵场,很多人将他视为「麻烦」和「恶人」,身为埃弗顿球迷的鲁尼是个例外。

2015年埃弗顿为邓肯·弗格森举办纪念赛,在曼联当队长的埃弗顿特意重新穿上埃弗顿球衣,至于理由:“作为一个出生在克罗克斯泰斯的孩子,邓肯-弗格森是我的英雄。作为一个俱乐部的年轻球员,他是我的偶像。”

现在的邓肯·弗格森享受自己的角色,他不介意自己在球队的地位,这是源自忠诚与爱,唯一例外的是,当他对往事回顾时,苦笑之余,迅速转移话题:“我现在是个安静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