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看了都想谈恋爱3本恋爱有毒的现代言情小说

  最近很多书迷都反应不知道看什么书好,老书迷铃珑继续为你推荐小说,帮你解决书荒问题。

  内容简介:【巨甜+巨宠+A爆+多马甲+无虐】 “墨爷,夫人又在暴打渣男!” “把那个不长眼的拉去喂狗。” “墨爷,夫人又被人搭讪了!” “把她抓回来我要好好宠她。” “墨爷,夫人要跟您离婚!” 当天晚上,墨爷单膝下跪,“烟烟,别离婚好不好?” 平日里人人惧怕的女王顾凌烟,此时红着眼圈可怜巴巴:“都怪你!人家怀孕了!” 第二天,江家家主江凛墨宣布隐退,原因:老婆怀孕,需要照顾。

  顾凌烟的小手摸了摸江凛墨的脸,视线定格在他的薄唇上。然后,忍不住起身亲了一口。顾凌烟下床,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她想穿衣服,但是没衣服给她穿。因为……江凛墨这个臭男人全都给撕碎了。顾凌烟狠狠瞪了一眼床上的男人,捡起他染着血的白衬衫套上后,捡起地上的碎片,一瘸一拐的走出去。然后扔到了垃圾桶里面。为了避免清醒过来后,引起江凛墨的怀疑。吴嫂见到顾凌烟,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笑道:“顾小姐,你们……结束了吗?”本来顾凌烟都已经冷静下来了,听到这话脸顿时又红了。“嗯。”顾凌烟清了清嗓子:“墨爷已经睡着了。”“那就好……那就好……”吴嫂拍了拍胸脯,惊魂未定的道:“墨爷那会真的是吓死我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男人!他连管先生都能杀,我当时为顾小姐你捏了一把汗。”“我真是很惊讶,失去理智的墨爷居然能听顾小姐的话!”吴嫂开心的道:“顾小姐,你真是墨爷的福星啊!”顾凌烟笑笑。管武却一脸复杂的看着她。顾凌烟说:“刚刚发生的那些事,不该说的你们不要说,该说的都要说。”吴嫂点头:“你放心吧,我不会说的。”管武走上前,“顾小姐,方便借一步说话么?”吴嫂很识趣的道:“你们聊,我先去打扫房间了!”楼下都是狼藉,她得尽快打扫完。吴嫂走后,管武直接开门见山:“顾小姐,学院那晚和墨爷发生关系的女孩子,就是你,对么?”“是。”顾凌烟十分坦然:“是我。”管武却松了口气:“幸好是你。”顾凌烟:“何出此言?”管武说:“当时墨爷清醒过后,得知那个女孩不是你之后,很失落。”顾凌烟一怔。“为了这件事,我调查了很多,但是一无所获。墨爷对顾小姐你如何,这些年我都看在眼里,相信墨爷在你心里也是个很特殊的存在。”“所以,我当时认为,如果和墨爷发生关系,那个女孩子必须是你。”“但当时很多证据表明,并不是你。现在,我终于知道了。”管武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了一丝丝的笑容:“你和墨爷,很般配。”顾凌烟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管武说:“顾小姐,你在墨爷的心里绝对不是妹妹或者孩子那么简单,相信我。”其实顾凌烟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她说:“嗯,谢谢你对我说这些。”“我希望今晚这件事不要告诉他,以及你好奇的那些事也不要问我。”管武自然明白顾凌烟说的是什么。当时黑了江宅周围的系统,监控录像内容一清而空。管武很想问问,顾凌烟究竟是什么人。但是,顾凌烟不允许他问,那他作为下属只能闭嘴。和管武聊完之后,顾凌烟回了房间洗了个澡。氤氲了一层雾气的浴室内,女孩如牛奶般丝滑的肌肤上是红红的吻痕。全部都是被人疼爱过的痕迹。顾凌烟怅然的叹了口气。江凛墨有狂躁症,她一直都知道,但是她不知道他究竟为何会患上这种病。而且,他发病的原因,她也不清楚。照这样的趋势下去,江凛墨发病的频率会越来越高的。那她岂不是要废了……他一发病就要吃了她,日久天长,她的小身板怕是要散架!-被江凛墨折磨的太狠了。顾凌烟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她醒的时候,腰酸背痛,腿间更是辣的疼。这时,房门被敲响。“烟烟,别睡了,不吃早饭对胃不好。”是江凛墨的声音。顾凌烟急忙缩在被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躲着他。因为昨晚他太吓人了。她到现在还难受着。“烟烟?”“你再不起床吃饭,我就进来抱你了。”顾凌烟:“我马上!”门外,江凛墨沉默了几秒,“烟烟,我进来可以么?”顾凌烟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吻痕全都遮盖住了。“嗯,可以。”江凛墨走进来,他穿着简单的居家服,宽肩窄腰,撩人到了极致。男人一如既往的淡漠,与昨晚那个魔鬼判若两人。江凛墨坐在床边,双眸看着她,甚至有些紧张:“昨晚,吓到你了么?”顾凌烟抬头看向他,他果然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一切了。而且看着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管武将他们之间的秘密瞒得很好。顾凌烟摇摇头。江凛墨,“有没有受伤?”“没有。”江凛墨叹了口气,沉声道:“烟烟,对不起。”“虽然我已经不记得,但昨晚的情况管武已经告诉了我。”“对不起烟烟,我差点伤害到了你。”差一点,用刀刺伤了她。顾凌烟笑了笑:“没事,我不怪你,你不要道歉。”堂堂江家家主墨爷、万人敬仰的天之骄子总是和她道歉,她这心里莫名的有些心疼。江凛墨张了张双臂,冰冷的眼底涌进一丝柔,“过来,让我抱下。”又要抱她。顾凌烟挺不好意思的,因为她现在看见江凛墨,就马上能想到的事情。但是她又想到昨晚管武对她说的话。管武说,江凛墨在得知和他发生关系的女孩子不是她时,很失落。想到这,顾凌烟向着江凛墨那边挪了挪,然后环抱住了他的腰。墨爷的腰……可真细。怀抱真暖和。江凛墨对于她的投怀送抱很满意,薄唇勾起一抹深深笑弧。“烟烟。”“嗯?”“我昨晚,有没有对你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虽然管武告诉了他昨晚事情发生的全过程,但他没有全信。因为,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很奇怪。顾凌烟若无其事的道:“没有呀,墨爷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啊?”江凛墨盯着她的发顶,眸色莫测:“没什么。”“饿了么,下去吃饭?”被他一提醒,顾凌烟才发觉这肚子属实有点饿了。顾凌烟下床,刚走一步腿就有点软。江凛墨扶住她,蹙眉:“受伤了?”(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内容简介:一场阴谋,慕时念被从乡下接回代替姐姐嫁给薄家那位神秘古怪的太子爷。 慕时念面无表情的活动着筋骨,打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个太子爷敢对她动手动脚,她定把他的头给打歪! 只是,传闻中古怪的太子爷对她似乎很有……误解? “我家夫人又乖又甜,你们不要吓到她。” “我家夫人明天期末考,我要早点回去给她辅导功课。” “我家夫人见识少,脾气差,但是有我在,你们必须给我纵容着。” S城上流社会,几乎一夜之间收到薄家少爷的警告:薄家夫人是个宝,谁碰一下谁断肠! 慕时念看着面前嘘寒问暖的大奶狗,默默的掏出一张身份牌:“据说,你是SK组织的一把手,正好,我是二把手,了解一下。”

  慕时念的表情也更加困惑了。这位少爷,有这么好心?薄浅被她盯着,浑身都有一丝的不自在,他抿着唇,口吻森又冷:“丑,碍眼。”那真是辛苦你的眼睛了……慕时念今天的心情烦躁到了一个极点,对于薄浅的话,她完全没放在心上。“谢谢。”说完,她就拖着疲倦的身体,上楼了。管家不知从哪里飘了出来,揉了揉熬出来的两个黑眼圈,献宝似的开口:“少爷,慕小姐去参加顾少爷的宴会,被顾少爷当枪使拉了一波仇恨,又被慕大小姐给阴了一把,最后,又被慕夫人给打了一顿。”说完,他捏了两下手指,骨头间相互摩擦,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少爷,那群人简直欺人太甚!需要我去给他们一点教训吗?”薄浅抛着那管药膏玩,闻言,脸色古怪的睥着管家:“关我什么事?”管家‘呃’了一声,无辜的眨巴了下眼:“少爷你不是很关心慕小姐吗?”“谁关心了?”薄浅觉得管家老了,脑子实在不好使。管家挠了挠花白的头发,耿直的回答:“那不关心,少爷你还特地等这么晚?”薄浅哂笑,差点捏爆那管药膏。然而,笑意根本不达眼底,他幽幽的抬眸,看着管家。那笑容,比寒冬腊月还要冷!管家莫名打了个寒颤,苦哈哈的改口:“不关心,不关心!少爷说不关心,就不关心!”薄浅冷冷的勾了下唇,轻踹了下脚下那只正在打瞌睡的白毛虎,懒洋洋的开口:“它今天闹脾气,不睡觉。我陪它。”管家默默的看了眼那只白毛虎,要不是它困的都快要打鼾了,他还真信了他家少爷的这句鬼话!……慕时念昨晚吃了安眠药,难得睡了个好觉。可第二天一早,就被电话给吵醒了。她顶着一头杂乱的头发,挣扎着坐了起来,看到手机来电时,那点起床气也烟消云散了。她扯了下唇,接听,声音很温和:“奶奶,怎么了,一大早给我打电话?”“念念啊,你在薄家呆的还好吗?有人欺负你吗?”老奶奶的声音透着沧桑,却很激动。慕时念撑着下巴,笑容很真诚:“奶奶,放心吧,我一切都好呢。”“那你妈妈呢?”奶奶不放心的问:“你有经常跟她见面吗?你们都好几年没见了呢。”慕时念迟疑了下,终究还是不忍她老人家难过。“有的,跟妈妈还有……姐,他们一家人都挺好的。还给我买了很多礼物呢。”老奶奶听到这句话,激动的老泪纵横,连连说了好几声好。慕时念见老人家开心,正打算再说点什么,结果那边说话的人,就换了一个:“时念啊,是我,我是爸爸。”慕时念脸上的笑容一僵:“我奶奶呢?”“你奶奶就在旁边,老人家说话不清楚,还是我来说。”慕祁在电话那边客套了两句,就立马切入了正题:“时念啊,你看,你是奶奶一手带大的。你现在呢,嫁入豪门,钱多的是。你奶奶的身体你也清楚,你要不,把她接到S市去?”

  “你也知道,爸爸工资低,而且,你弟弟也要上寄宿学校了,还要请家教什么的,花销实在是太高了,所以……”“车票发我。”慕时念冷淡的打断他的话。慕祁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结果,才说了两句,就同意下来了。顿时慕祁在电话那边乐的找不着边了:“好好好,不愧是我的乖女儿!你奶奶定的是下周的票,到时候我把信息发你。”电话挂断,没两秒,又响起来了。慕时念划开,接听,就听见老人家羞愧的声音:“念念啊,我过去,没事吗?这你才到薄家没多久,多了我这么个累赘,这万一薄家因此轻视你怎么办?”“奶奶你就放心吧。”慕时念轻声安慰道:“我会安排好的,薄家呢,也都挺好的。”老人家在村里呆了一辈子了,连网都不会用,但是对于这个孙女说的每个字,她都无比的相信。“好好,没问题就好。”慕时念同奶奶又唠嗑了一阵家常,才挂断了电话。她在床上发呆了好久,才拿起手机,搜索了下较好的几处疗养院,提前预定了下床位。一个月要三万块。慕时念摸了摸自己红肿的脸颊,得想个办法挣点钱。不然,动用自己那些卡的话,奶奶会分分钟起疑的。

  内容简介:“不想被休,就把你的血抽给她!”云姒堂堂首富之女,为寻真爱,隐瞒身份穿下嫁楚王。王爷厌恶,下人欺凌,小妾陷害。穿越第一天,就被便宜夫君拉去给他的侧妃献血续命?想要我的血是吧?我先放!痴女翻身,嚣张霸道,拳打白莲,脚踢!冷王普信:“女人,你成功的引起本王注意!本王愿意再娶你一次。”云姒拍了拍桌子上的房屋地契,冷眼一笑,公布身份:“娶我,您配吗?”

  谢家饭桌上,谢夫人没胃口,一心想着女儿,谢先生又不在家,谢闵行今日也不在,谢爷爷吃的少,云舒看谢夫人和谢爷爷,暗自想:我是不是做错了?或许原谅谢闵西她们会对自己感激,以后日子好过一点。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云舒想着也放下筷子,已经没有胃口,只在等待晚餐时间结束。屋外呼啸的寒风在冷静的餐厅声音异常响,谢夫人听到这样的声音,内心不断受煎熬,她无法想象西子一个人跪在冰凉的地砖上,连个遮风的衣物都没有。云舒看到旁边干净的菜碟,内心纠结,到底要不要给谢闵西送些晚餐过去?送过去她会不会领情。双目对上谢夫人,云舒了然,有人会去送,她不需要“假好心”。夜里,云舒洗过澡正要上床睡觉,谢夫人上门。她看到沙发头放着真丝被问:“闵行夜里都是睡沙发?”云舒老实巴交点头:“是。”说出的话底气不足,她知道又要被说五千万买来的了。谢夫人火气蹭的上来,“你不过是我们家买来的,你还敢让闵行睡沙发?云舒你到底有没有脸皮?”谢夫人指着云舒的脸斥责她。云舒指着沙发和谢夫人轻声理论:“是他自己要睡沙发的。”谢闵行要维持自己的绅士风度,不睡床的,云舒期初也觉得不好意思,但是不顶嘴又不是她的风格,结果就……好吧,我错了。云舒心中这样想,但绝对不会说。宁可当个恶儿媳欺负别人,也不愿意当个脓包人,被欺负。谢夫人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因为云舒女儿受罚,经受寒风袭击,又因为云舒,儿子被骂,被打。谢夫人来找云舒只是为了女儿,想让云舒放出女儿,没想到这会儿火气全来了,“你不要再说了。等闵行回来,回来你们就离婚。我们家承不起你。那五千万就当我们白扔了。你赶紧离开我家。”“离婚?都没有结婚哪儿来的离婚?你不会不知道,我们根本没有领结婚证!”云舒也炸毛,说出的话也是为了呈口舌之快,不过大脑便脱口而出,内心怎么舒坦怎么说:“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买来的,行,花了五千万是么?我还。带利息还给你。还给你,我就给你们谢家两清了。还清我就离开,谁稀罕当你们谢家的媳妇儿谁当,我不稀罕!五千万是我云舒借你们家的钱,我也不稀罕你们谢家这层身份,住不惯你们家的城堡大别墅。”门外刚回来的谢闵行手在门把手上,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云舒的每句话。深邃的眼眸透过门能幻想出云舒说起这话的样子,他的眼光微闪一道精光,说不清道不明。谢闵行喉结上下滚动,“为了让我早点解脱,不介意帮帮你。”走在客厅,他拨通秦五的电话。当晚,云舒和谢夫人约定,“我会还钱,到时候我走哪儿和你们没关系。这期间,你不能再骂我,找我茬。”对付谢家人,约法三章最好使。详情,请参照谢闵行。谢夫人是个贵女,比淑女还要高一级别,她的家族是南国的贵族,所以她从未遇到向云舒这样的女子,说句彪悍,估计都轻了,“你……”不过片刻:“好,你也要照顾好我儿子。在爷爷面前你最好知道怎么做。”云舒答应:“好,我答应。夫妻恩爱嘛,我会。”谢闵行坐在楼下的大厅,等谢夫人从房间出来,他才起身。谢夫人在身后叫住他:“闵行。”谢闵行转身对母亲点头,算是打招呼,“妈,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西子那边儿我安排过,有人替她进去,现在她在自己房间。”谢夫人张了张嘴,没有开口,儿子从她身边走过,她才下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