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清朝顺治、康熙朝“轻徭薄赋”政策中的“蠲免明末加派”的真相

明末农民起义对明朝进行了猛烈的冲击,并最终灭亡明朝,清朝建立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在经济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最重要的就是

所谓明末加派,指的是万历末年到明朝灭亡几十年内为了应付辽东地区与清军的战争和农民起义而对百姓税收的加征,这些税收中就包括辽饷、剿饷和练饷等的加派。

然而事实却是清朝入关之后,为了消灭农民军和南明反抗势力,一时间各项税收只能按照明朝末期的税收数额进行征收,由于大规模动乱,很多地区的赋役册籍都已经散失,保存最完整的只有万历时期的会计簿,清朝只能按照万历时期的税收额度进行征收,算是免除明朝末去加派,其实真正的明朝末期的税收已经不可考。

因此,虽然清朝发布文告,声称所有明朝的加派都要全部豁除免除,甚至要以“杀无赦”来惩治那些加税加征的官吏。

顺治元年(1644年),清朝一切税收加派尽行蠲免的税法刚说完,清朝就开始反悔了,马上改口,说什么明末加派,“原非尽派之民间”,“宜量留派征”。决定把“尽行”变成“量留派征”,真正蠲免加征不到一年就遭到废除。

特别是刚刚革除明朝末期对各省常关加增的税收,结果不出三年,就在原额度的情况下,又加派征收天启、崇祯年间递增的税收一半的额数。

在清朝出尔反尔的情况下,顺治元年的规定对不少州县而言,只是一纸空文而已。

在山西河南地区,顺治朝的河南巡抚贾汉复就公开承认刊发清朝赋役书籍的时候,并没有按照清朝承诺的豁免的规定进行豁免,以至于河南一省所征收的田赋税收远多于清朝自己固定的正额标准。

在江南地区,康熙朝初期江宁巡抚汤斌还没有赴任的时候,就有仆人告诉他:那里是承袭明朝积弊政策,那里田赋税收之重一如前朝。

事实上,清朝不但没有认真执行它所对外宣称的对明朝末期加派的豁免,而且还不时加上新的额外征派。

康熙朝前期,清朝用“暂加三饷”的名义,曾经多次对全国进行加派税额,一直到康熙二十四年,当有些地方因为税额过重,请求朝廷进行豁免的时候,户部还多次以“征收与各州县同,不便独”为理由,拒不批准。

而且,即使认真执行,所的加派和税额,也只限于明朝末期天启、崇祯两朝的加派和税额。

史书记载,明朝的赋税加派,其实早在嘉靖朝就已经开始出现,到了万历末期,也就是清朝引以为征税标准的那一年,田赋加派总数就以及在520万两银子以上,已经相当于赋税加派以前正赋收入的三分之一之多。

因此,即使清朝承认加派已全部,清朝的赋税征课额度也只是比明末时期天启、崇祯朝二十余年的赋税征课额度有所减轻,和嘉靖朝以前比较,人民的负担,反而无缘无故增加了三分之一。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清朝康熙朝末期,直到雍正帝登基,进行大规模改革,清朝这种赋税征课额度才有所降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