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中国女足强大意志力背后的实力“升级”

7月23日,中国队球员汪琳琳(左二)进球后与队友王霜(左一)拥抱庆祝。 新华社记者 张笑宇/摄

北京时间7月26日18时,中国女足将迎来本届东亚锦标赛最后1个对手——东道主日本女足,对于此前击败中国台北女足、战平韩国女足的中国女足而言,与东道主争夺1个杯赛冠军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球队能否按照教练组的设想,完成想要达到的锻炼目标。

与韩国女足一战,中国女足又是在先失球的情况下扳平比分,主教练水庆霞对此有清醒认识。

“韩国队在战术攻击线和侵略性方面做得比较好,我们适应有些慢,我们要提高的地方还有很多。”赛后接受采访时水庆霞说,“可喜的是我们在落后时没有放弃,也有更多的年轻队员得到了锻炼。”

过去的两场比赛,多位年轻球员接受考验,甚至面对韩国女足的“复仇之战”,肖裕仪、王霜、唐佳丽等绝对主力球员仍然只是在下半场陆续登场,汪琳琳、张琳艳、万佳瑶3名00后继续首发,中国女足练兵的意图再明显不过——未能再次战胜韩国队并非遗憾,即便中日对决的结果也不会对球队产生过多影响,毕竟年轻球员需要国际A级赛事的磨练,而年轻队员的发挥,也让教练组感到满意:中韩之战汪琳琳防守到位并在角球战术中压至对方门前扳平比分,她和王晓雪的中卫组合,正逐渐获得更多信任。

今后两年,中国女足面临世界杯和奥运会预选赛两大比赛任务,以现有实战能力想在这两大赛事中有所作为(世界大赛前8名为参赛目标)难度极大,而为更长久持续性发展考虑,中国女足也要尽快完成新老更替,巩固亚洲第一集团地位。

2023年女足世界杯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举行,这是首届有32支球队参加的女足世界杯赛(截至记者发稿,已有包括中国女足在内的12支球队获得资格),对于中国女足而言,“扩军”意味着风险增加:以往小组出线强,扩军后小组出线强行列。从目前正在进行的女足欧洲杯赛和中北美女足金杯赛不难看出,得益于欧足联近年不遗余力的大力推广,世界女足运动仍然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以女足欧洲杯为例,瑞典、德国、法国和东道主英格兰队杀入4强,半决赛将在北京时间7月27日与7月28日举行,4强球队整体力量、速度、攻防节奏更加趋向男子化,甚至身体对抗的强硬程度也让球迷对女足运动有了新的认知——欧足联提供的数据显示,本届女足欧洲杯已经售出的门票超过14万张,即将于8月1日在温布利大球场举行的决赛,门票售出超过5万张。

在世界女足运动的专业程度和商业价值不断提升的时代,中国女足自然无法只靠闭门苦练实现《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强队行列”的战略目标,而衡量差距、找准定位的最好平台,便是2023年女足世界杯和2024年巴黎奥运会预选赛。

2024年巴黎奥运会亚洲女足球队只有2张门票(2020东京奥运会东道主日本女足未参加亚洲区预选赛),届时中国女足、日本女足、韩国女足、澳大利亚女足及解禁的朝鲜女足等5支实力相当的球队将展开艰苦程度超乎想象的争斗——东京奥运会中国女足铩羽而归,今年亚洲杯夺冠但半决赛和决赛均在落后局面下完成逆转,倘想在世界杯赛闯进8强、在巴黎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中突出重围,除依靠强大的意志力完成坚守之外,技战术层面的实质性提升必不可少。

这是中国女足极度看重东亚锦标赛结束之后美国拉练的原因所在。按照中国女足的世界杯备战计划,7月28日全队由日赴美进行为期1个月的高强度拉练,届时在欧洲、美国俱乐部效力的沈梦雨、沈梦露、赵瑜洁等海外球员将与球队会合,共同完成约10场与职业联盟球队的对抗赛——对年轻球员的提拔、对阵容的打磨以及对技战术打法的完善,是中国女足在强大意志力背后必须完成的实力升级。

值得一提的是,原定于2022年9月在杭州举行的第19届亚运会确定延期至2023年9月23日开幕,中国女足在明年7月举行的世界杯前不再有通过正式大赛锤炼球队的机会,而从本届东亚锦标赛开始这一年的储备,就是中国女足征战世界杯赛的“家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